蚂蚁资讯  >     >  正文

养老金缺口10万亿?背后真相是什么

近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透露,养老保险顶层方案已经基本确定。顶层方案中包括中央调剂金、延迟退休等一揽子方案。在目前的顶层设计中,养老保险金投资运营、提高退休年龄和降低社会保险费,共同构成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部署。值得一提的是,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再次落空,取而代之的是建立中央调剂金。

那么,中央调剂金制度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当前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状况?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了解当前养老金的财务情况。

据人社部日前公布的《2016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披露,全年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合计53563亿元,比上年增加7551亿元,增长16.4%。基金支出合计46888亿元,比上年增加7900亿元,增长20.3%。公报显示,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37991亿元,比上年增长18%,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34004亿元,支出比上年增长21.8%。

虽然,从总额来看,五项社保和养老金基金都还有几万结存量,暂未出现亏空。但无论是从总的社保总收支还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增幅都出现一个共同特点,即支出增幅远高于收入增幅。

图:2000年至2016年基本养老金收支增幅情况(单位:亿,来源:人社部)

梳理2000年以来的养老金收入情况,自2009年开始,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的趋势逐渐凸显,其中2014年达到了6%的增幅逆差高点。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未来养老金“收不抵支”问题将异常严峻。

据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2016)》显示,以65岁以上老龄人口看,2015年为1.5亿人,占比为11.6%;预计2030年达到2.8亿人,占比为20.2%;2055年达到峰值4亿人,占比27.2%,意味着解决三分之一的人是老年人。2016年,人社部发布《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截至2015年底,企业参保离退休人数增幅为6.5%,再度高于企业参保职工人数2.7%的增幅,延续了2012年来的趋势,并由此导致抚养比连续4年下滑,于2015年达到2.88:

1。人社部预计,2050年抚养比下降到1.3:1。对比已经步入高龄化社会的日本,日本2014年65岁以上的老人约3190万人,15-64岁劳动人口7901万人。按此粗略估算,抚养比大概也有2.5:1左右。对比来看,中国养老负担比已经快赶上日本的节奏。

图:历年养老金空账与结余对比(单位:万亿,来源:人社部)

而中国面临的问题不仅只有老龄化,还有一个中国特色问题:养老金空账。玄女查看了2007年到2015年的养老金空账金额和结余数额,发现了普遍规律,空账均超结余数额,2015年空账达到4.7万亿,远超结余3.5万亿。

但值得怀疑的是,目前还有多少空账未纳入统计(根据1997年国务院体改办课题组测算数据,政府对于企业社保历史欠账高达十几万亿元)。为什么有空账?中国自1997年开始就一直实行统筹账户与个人账户“混账管理”的财务管理制度,社会保障机构就利用“混账管理”的便利,直接挪用在职职工个人账户中的资金,兴建国有企业。这些老职工的工龄期间巨额缴费被长期占用迟迟不予归还,形成了巨额历史欠账,在由现收现付制转向个人账户制后,出现了个人账户的空账。

养老改革初期确定的一个原则是将过去养老金全部由国家负担变为“国家、企业、个人三方共同担”。当前,养老保险缴费只规定了企业和个人的比例,国家应占比例并未有明确规定,实际上已经被排除在外。现财政资金用于养老金的转移支付只是以“补贴”的名义。

OECD预测,从2010年至2050年,各国政府在养老金上的投入占GDP比率将从8.4%升至11.4%。2016年中国GDP总值为74万亿,按照最低比例8.4%,政府应投入养老金金额为74万亿×8.4%,接近6.2亿元,预测2016年各级政府财政补贴养老金6000亿左右,占比仅为0.8%,不到1%。实在少得可怜,几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而且,近年来养老金替代率下降速度加快(养老金替代率,是指养老金收入与在职时工资收入的比率,其意义在于保障职工不因退休而使其生活水平下降)。尽管经过连续十年以上的养老金待遇调整,但基本养老金替代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

在制度建立之初,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维持在70%左右,然而2000年以后,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持续下降,从1997年的70.79%下降到了2014年的45%,已经处于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划定的养老金替代率警戒线之内。据清华大学人口和人力资源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预计在未来的5到10年当中,我们缺口大约是8到10万亿的缺口。政府欠账和责任缺失,是养老金面临支付危机的根本原因。不过,政府并非无所为,还有中央调剂金、延迟退休等一揽子方案。

除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可能有人还对支撑养老金保证体系的另外两大支柱抱有幻想,一个是企业年金,一个是商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方面,覆盖面太少,人社部数据显示,2015年末全国仅有7.55万户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参加职工人数为2316万人,年末企业年金基金累计结存9526亿元,微乎其微。

商业养老保险方面,参与度太低,数据显示,中国人均长期寿险保单持有量仅为 0.1份,远低于发达国家 1.5份以上的水平。对了,还有国资划转社保和养老金入市。最近一直有风声说,今年国资划转社保将有重大进展。养老改革前,国资建设就挪用了巨额养老金,还回来是应该的。

但是具体怎么划?牵动谁的奶酪?在大量国企去产能背景下,有多少盈利可划转?

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等未来揭晓。至于养老金入市,用楼继伟的话,谁也保证不了只赚不赔。所以,我们最能指望的是什么?延退和多生。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蚂蚁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蚂蚁资讯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yingtaozhangdale@gmail.com

联系我们|mayinews.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